醉卧沙场

君莫笑。

【贾正】未成年的橘子味气泡水

echoiiii:

*私设ooc勿上升

*青春疼痛忧伤文学(。







justin坐上吧台的时候,朱正廷已经用手托着腮,歪着头等着他了。

朱正廷的发色一向是纯粹的浅金,好像生来就挂不住颜色,彼时卷了个软塌塌的小波浪,一双眼睛映着霓虹斑斓的灯光划出波光一片,波浪散开后又是无意深情。

“来啦。”朱正廷显得很热情,他的卷发随着身体明显向前倾的动作耸动了一下,“我等了你好久啊。”

他把呈现出蜜糖色泽的液体往前推,盛在过分剔透的玻璃杯里的橘子味气泡水有种过分甜腻的触感。事实上的确如此,朱正廷调出来的味道是独一份的甜。

justin刚染了个头,染头发的时候跟不知道是tony还是petter说染个时下最流行的,在睡着了无数次又被按着头揪醒的痛苦里他半梦半醒地染完了,蓝灰色,额前挑染了几根紫。

justin把头发往后撩,奶猫亮爪子般把那张精致的脸露出来。小崽子不学好持靓行凶要不得啊,朱正廷在心里想。

“下次换一杯吧。”justin说。

“你还未成年。”朱正廷说未成年三个字的时候只是动了口型,发出的微弱气声在杂乱不堪的电音bgm里不堪一击。

“闭嘴。”justin喝了一口气泡水,他砸砸嘴,柑橘的酸味开始在口腔弥漫,朱正廷眼含笑意地看着他,慢悠悠地说:“怎么喝都不会有酒味的。”




justin想起自己第一次闯进酒吧的时候他好像也是这样眼含微笑的看着他,眼睛里堆满了一层又一层的星星。

那是十七天前的晚上7点38分,契机很简单,他在跟酒吧隔着三条巷子的路口被围了,外校,七个人,手里拿着不知道哪里弄来的钢管,呼在人身上可以把肋骨打成排骨那种。

16岁少年的世界简单又复杂,像是打架不需要由头,像是爱情滋生在一个眼神里。

他浑身都是伤地闯进酒吧里,口袋里装着16岁的身份证,撞到了金色卷发好看得活像洋娃娃的男生。他记得朱正廷第一句话是挑着眉问他成年了没有。未成年人不许进。

justin知道那些人就在后头,顶多三分钟就能追到,现在出去跟找死没有什么区别,但他就是不想欺骗眼前这个男生,英雄主义冒出个头来发现不合时宜地串错了门,“我——”

朱正廷瞅了一眼门外,叫守在门口的两个彪悍的保安拦住了那些想打justin的人,原话是:“把那些小崽子给我打出去。”

“你——”justin还被朱正廷半搂着,他看不到后头那几个小崽子被打出去了没有,胸腔跟蝴蝶骨传来的疼头让他感到头晕,他干脆把自己的头埋在了朱正廷的肩窝里,朱正廷身上有不知名的香水味,柑橘前调,中调大概是花香,不好闻,至少justin只贪恋开头那几秒。

“我16岁。”justin问:“但我可不可以不出去。”

“未成年的小崽子啊。”朱正廷“啧”了一下,好像在想些什么,眼神里的星星一下子融化成了温柔的光,会流淌的,温热的,justin永远都忘不了的。

他在想什么。16岁少年发出了对爱情的第一个疑问。



“你在想什么——”justin问,“那时候。”

朱正廷回答:“在想,那你在我这只能喝橘子气泡水了,酒吧里不含酒精含量的只有这玩意儿。”

“我不信。”justin说。

“不信拉倒。”朱正廷向他比了个鬼脸刚好有事就转身去忙了。

justin无所事事地趴在吧台,他看着朱正廷近乎纤瘦的背影,流畅的颈脖线条,细腻的奶白色的皮肤任由不同色调的灯光一寸寸侵蚀,莫名觉得喉咙发紧。他慌张的移开目光,为了掩盖不自然喝了几口甜得发腻的气泡水。

这时候刚好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子亲亲密密地挨在了他身边的吧台上,浓郁的脂粉味道让justin生出了想打喷嚏的欲望,他不着痕迹地向后退,调笑声在他耳边萦绕不散,“弟弟一个人吗?”

“不然半个人吗?”justin反讥,对面却当成调笑一样咯咯咯地笑着,他觉得烦躁,望向吧台深处朱正廷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justi刚想扯个借口拍拍屁股走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一双手搂过他的肩。他身上有柑橘调的香气,明明很浅淡却好像仗着喜欢铺天盖地地占据了justin所有的感官。

像他的主人,外表温柔,占有欲却强的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

“是我的人。”朱正廷说这话的时候半眯着眼睛,有一撂金发挡住了他的眼睛,浅色的美瞳真的很衬朱正廷,如果硬要比喻,他的眼瞳就像了打翻了的浓稠银河。

“啊——”女孩子惊讶,“theo!”

接下来女生或许是战战兢兢的道歉又或者是勉勉强强的周旋的话语justin都没听进脑子里,他满脑子都是“theo”这个名字,朱正廷的英文名。

自第一天认识起朱正廷告诉他的就是中文名,他有时候歪腻心思上头了就喜欢叫他正正,叫他廷宝,后者不轻不重的巴掌拍下来,没什么信服力地说叫哥哥。

于是justin嘴里又冒出一声声腻歪的哥哥,像打翻了的蜜糖罐子的甜香在空气中弥漫。

但是其实整个酒吧里所有人都叫朱正廷“theo”,除了justin。

“theo?”朱正廷把justin拉到酒吧二楼的休息区,justin刚坐下就不自觉地喊了一声。

“别这样叫。”朱正廷说。

“为什么?”justin有些不屈不挠的意思,他攥住朱正廷伶仃的手腕,后者也不挣脱,“他们都这样叫你。”

“他们是他们,你是你。”朱正廷回答,“你和他们不一样。”

justin心底有些没有缘由的雀跃,“哪里不一样了。”

你太纯粹了。也太吸引人了。

朱正廷想这话不能说出来。

“你见过有哪个人会来酒吧喝橘子味气泡水的吗?”朱正廷扯开了justin的手,有些转移话题的意味:“我发现你换了个发色之后被搭讪率直线上升啊,你们学校向你告白那些小女生有没有变多啊。”

“有啊。”justin有些失落,朱正廷故意转移话题他还是能看出来,朱正廷不愿意说的事情太多,喜欢里夹杂着无力感的东西并不好受,事实上喜欢就应该是单纯的喜欢,里面夹杂了任何东西都变成了不纯粹的亵渎。

“但是最重要那个不会向我表白啊。”甚至连表白的机会都不给他。



justin努力地把满满的欢喜送给朱正廷,每天晚上来找他,聊天也好打闹也好看他忙碌也好,但朱正廷总把他当成小孩。

像是未成年人只能喝橘子味的气泡水一样,他的喜欢在朱正廷眼里像是理所当然的儿戏。

“果然现在的小女生都喜欢坏坏的男生啊,就是那种染头发抽烟发朋友圈都是和45度角的颓废表情的男生。”朱正廷挑着话题笑着说,“你简直全中。”

“你——”justin想起朱正廷朋友圈里每天打开的炸鸡猪扒寿司芋圆奶茶豆花和无时无刻都眯着眼笑得没心没肺又或者是那只很丑的法斗的照片,好吧过于阳光过于热爱生活,跟颓废没有半毛钱关系。“你不也染发吗?”

朱正廷窝在沙发里跟他挨得很近,那金色的卷发几乎要戳到justin的脖子上,痒痒的,“是哦。”

他笑,“啊我都忘了。”




第二天justin再去酒吧的时候朱正廷已经把头发染回了软塌塌的黑色,带着个金丝边眼镜,唇红齿白活像个学生。

朱正廷没有在吧台忙活,他照例给justin递了被橘子气泡水,然后就拉着justin上楼了。

今天的朱正廷其实不太对劲,justin敏锐地觉得朱正廷无端有些粘人,更准确来说是粘着他。

“上去干嘛啊?”justin不明所以。

“聊天啊。”朱正廷理所当然。

“那生意呢?”justin又问。

拉着justin的手往上走的朱正廷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头发黑色的有点乱糟糟的脑袋晃了晃,他的声音轻快又甜,“没你重要。”

上去了照常是两个人亲密地窝在一起,这个习惯什么时间养成的justin自己也回答不出来,他跟朱正廷只认识了20天。俗话说21天可以养成一个习惯,但明明还没到21天,justin已经觉得他习惯了朱正廷的存在,也习惯了喜欢朱正廷的自己。

“我跟你说,我今天看见了上次打你那个小黄毛,他在街口那条巷被人打了,好惨啊。”朱正廷说。

justin看了他一眼,“你干的吧。”

朱正廷又鹅鹅鹅地笑到在他身上了。

他的朱正廷能嗑唠的事情很多,细细碎碎地讲了很久,朱正廷问他为什么会染发。

“为什么”

其实justin也没深思过这个原因,只是在认识朱正廷后的某一天看到朱正廷的金发被蓝紫色的灯光染上像宇宙一样的色彩,他对着别的客人笑,让那人试试他新调的酒,宇宙像色彩盘被打翻了。

justin想如果自己再长大一点就好了,那朱正廷不会只给他千篇一律的橘子气泡水,他能像所有心怀鬼胎的追求者一样,接过酒之后再讨要一个亲在手背的吻。

他不想做小孩子了。他想用成年人的方式表达爱意。

“想离一个人近一点吧。”justin这样回答。

他饶有兴致地想看朱正廷会不会耳朵变红——这是justin观察来的朱正廷的小秘密——害羞会耳朵变红,撒谎脸会变红。

但没有,朱正廷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谈话很快进入到了尾声,他的声音有点抖,远没有本人看起来那么轻松。

“justin,如果我说我要走了——”

“没有如果。”justin的表情从震惊到无法言喻的悲伤,像是湿漉漉的小狗被人遗弃,“你刚好在我们认识的第21天提出,橘子味的气泡水成为了习惯之后再残忍地剥夺吗。”

“哦不对,我习惯的不是那杯甜死了的东西,是递给我的那个人,但是现在好像这个习惯没必要养成。”justin说。

“你还小啦,习惯很好改的。”朱正廷这样说完的下一秒就被justin压在沙发上狠狠地亲了下去。

唇舌撕咬都带着刻意隐忍的温柔。朱正廷闭上眼睛,他想起了justin第一次撞进了他的怀里的眼神,也是隐忍又温柔,像是呜咽的小兽。

“但如果是你,我这辈子都不想改。”




橘子味的气泡水第22天如约出现在少年的面前,他的主人的黑发软塌塌的,身上有柑橘的香味。他的名字朱正廷三个字还多了个前缀。

黄明昊的男朋友。













“所以你要走去哪?”

“唔隔壁花店吧,调酒调烦了想学一下插花。”

“和顺便学一下喜欢你。”








——————————————
一点碎碎念,关于这篇文的。
我想表达的主要是两个少年相遇,然后是俗套的看对了眼,但是正正觉得tintin太小了,他的爱炙热又纯粹,但还是忍不住动心,然后才给了他那杯甜腻腻的橘子气泡水。
其实橘子气泡水很酸的,但到了朱正廷这里只剩下了甜,还是因为喜欢。
好困啊如果有漏了的下次再补充吧,大家晚安🌙

评论

热度(302)

  1. 素处以默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2. 噶咯嘣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3. 智孝nuna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4. 柒柒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5. 规律慢慢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6. 醉卧沙场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7. 昭昭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8. walk alone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9. JoKe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10. 知羽岚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11. 46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12. 沈复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13. 阿三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14. 余处-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15. 南瓜老鸭汤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16. 一朵云格子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17. 盐w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18. 苏月儿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19. 鲤鱼壳儿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20. 啧啧啧喵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21. 你要不要理我一下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22. zyc本c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23. 46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