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沙场

君莫笑。

【贾正】我的秘密

echoiiii:

*ooc私设勿上升

*把上中下合并了,大家想看下直接滑到后面叭~





1
我们之间的距离好像忽远又忽近
你明明不在我身边我却觉得很亲






2
朱正廷坐在窗边已经发呆了半个小时,手机握着的手机有些温热,晚风乘着蝉鸣从窗外揉进他的房间里。

带出了漫画里仲夏夜里特有的触感。

有些软。也让人心动。

他第八次点开跟justin的聊天框,上面的聊天对话页面还停留在他问justin明天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饭。

对方没有回他。

朱正廷叹了口气,下意识地望向了窗外。今天的天空没有云,空旷而寂静的挂着几颗星星,星光像温柔的水漫上窗台。他迟疑地打着“没空就算了。”打算发过去。

对方就发了一条语音过来。少年大概是还没回家,背景声闹哄哄的,但他的声音还是完完整整传进了朱正廷的耳朵里。

“好呀,我明天约了人打球,你下课来找我呀。”尾音携卷了盛夏的温度,带着无法忽视的撒娇意味,有星光漫上朱正廷的指尖,他觉得晚风在他的脸上像冰淇淋一样化了。

不然空气里怎么这么甜。




第二天朱正廷刚下早上最后一节课就急急忙忙地下楼了,篮球场里教学楼大概五分钟的路程,朱正廷怕justin热还绕路去了小卖部买了瓶冰水。

他去到操场的时候已经里三圈外三圈围了不少女生。他仗着身高优势看了看。justin他们在和体育系的人打比赛。

justin前几天去染了个墨蓝色的头发,在刺眼的阳光下显出金属的光泽感。眼下他穿着成套的蓝色运动服,长裤裤脚一只裤脚拉到了脚踝上面,少年的骨相过分优越,衬着他那张带着清冽少年气的脸。朱正廷觉得有些惊艳。

朱正廷看了眼比分拉得很近,时间还剩下不到三十秒,周围女生加油的呼喊声冲刷着他的耳膜。还没等他反应过来,justin就用一个三分球结束了比赛。篮球抛出一道流畅的弧线,稳当地落在了篮筐。

周围爆发出了一阵尖叫。尖叫的引起人当事者用目光看了周围一圈,得意又不动声色地压下了嘴角的弧线,然后看向朱正廷的方向,嘴角的弧线又忍不住勾起来,弯成猫咪嘴角上扬的样子。

justin浑身是汗他也不想去碰朱正廷,朱正廷却拿出纸巾贴到他的额头上,又把冰水递给了他。justin灌了几口,剩下的全都一股脑地浇在了脑袋上。

朱正廷看着水花在阳光下像钻石一样折射了七彩的光芒从他蓝发上滑下来,扯出耀眼又细腻的水渍,还有一些挂在睫毛上,小少年睁眼间朱正廷好像从他眼里窥见了银河。

“你这个样子怎么去吃饭?”朱正廷看着他上身湿漉漉的,“先回寝室洗个澡吧。”

“好呀。”justin乖乖地被朱正廷圈着手腕走回寝室。

justin寝室里没人,朱正廷趁着justin在洗澡刷校园论坛,刚才justin打篮球的图已经有人在发。蓝发的小少年被风吹散了头发吹弯了眼角的图片怎么看怎么温柔。

朱正廷突然有点感慨也有点微妙的不开心,他的小少年一下子就成长了那么多,他跟他认识了那么久,度过了那么多只有光阴岁月记得的日子,但有一天别人也发现了小少年的好。

justin手机响了响,朱正廷顺眼瞄了一眼,微信消息提示框有颗红色的心。

下面是干脆利落的“我喜欢你。”

朱正廷移开目光。也开始不只有他一个人喜欢小少年,各种意义上的喜欢。


justin洗完澡之后就穿着个白t就出来了,t恤上有只抽象派的黑白的龙猫涂鸦,这件衣服朱正廷今天也穿了。这衣服是justin送他的生日礼物,龙猫是自己画的。

至于有两件是因为justin怕画毁,一下子画了两件,没想到都画的挺好的,干脆就和朱正廷一人一件。

朱正廷看着他的龙猫愣了愣,“怎么穿这件衣服啊?”

“随便拿的。”justin回答,拿着手机瞅了一眼,朱正廷没看出来是开心还是不开心的意思。倒是justin注意到了朱正廷的目光,对他摇了摇手机:“你看了啊?”

朱正廷脸不红心不跳的摇头,justin就一下子笑开了似的扑了上去,朱正廷没稳住身型就被压在床上,Justin的目的还没定好,是在挠他痒痒还是捏他脸两个选项中犹豫。

“哥你绝对看了。”justin恶狠狠地说。

“我没有。”朱正廷抵抗。

“你耳朵红了。”justin说。

“热的。”朱正廷回答。

“你可扯吧,你一撒谎就红耳朵。”

朱正廷还真不是因为这个红耳朵,他现在跟justin的姿势未免有些太糟糕了,justin的腿卡在他的两腿中间,怎么看怎么目的不纯。

“你看了我的秘密啊哥哥。”justin还是选择了挠他痒痒,朱正廷鹅鹅鹅地笑成了一团,“作为补偿哥哥你也说一个秘密给我听吧。”

盛夏阳光过分灿烂,从阳台冲了进室内挤进了他的眼眶和心底。

人都向往温暖。

就是这温暖太刺眼了,让人有种想哭的冲动。

朱正廷想。





3
我们之间的距离好像一点点靠近
是不是你对我也有一种特殊感情






4

朱正廷跟justin实打实的竹马关系,还是那种亲得雷打不动的竹马。他小时候经常串门,跟justin家人跟自己家人一样亲近。

朱正廷端着串葡萄窝在justin家里的沙发一颗一颗吃。justin的妈妈在做饭,抽油烟机的响声和justin妈妈嫌弃justin的声音扭成一坨。

“黄明昊你切这个能不能切得走点心,你看看这什么形状?”

“黄明昊别拔那个,我在蒸蛋!!”

“黄明昊你给我出去。”

最后justin还是委委屈屈地跟朱正廷窝在一起吃葡萄看剧,“我觉得我妈还是比较爱你。我都怀疑我是不是亲生的了。”

朱正廷看到精彩的地方模模糊糊地应了一声,咬了颗葡萄。

他是特别嫌麻烦的人,宁愿酸一点都懒得剥皮,justin看着朱正廷被酸的五官都皱在了一起,捡了颗葡萄剥了皮就往他嘴里送。

朱正廷就着他的手咬,专心致志地捧着葡萄看电视,justin就专心致志地剥着葡萄看朱正廷看电视。

朱正廷咬葡萄都不太走心,堪堪给个余光就咬下去,舌尖总是不小心碰到justin的指尖。葡萄汁有点湿滑的凉意,朱正廷的舌尖碰到有点几近没有的暖,挠得他指尖痒得不行。

看着看着朱正廷也发现了自己很容易碰到他的手,干脆自己伸手接,justin捏着葡萄的手绕过他的手,直接送到了他的嘴边,但没捏稳,堪堪碰到唇的一瞬间掉了下去。

justin的手指就贴上了朱正廷的嘴唇。两个人都愣了。

朱正廷忽然觉得血都往心脏的地方涌去,不然他为什么心跳的这么快。倒是justin显得很冷静,他收回手,抽了纸巾擦了擦手,“吃饭了。”

“哦。”朱正廷看着justin起身去厨房的背影,又看了看那颗被摔在地上的葡萄弯起了眼角。



在justin家吃饭已经是常事,朱正廷给justin夹菜都差不多成为了习惯,justin的妈妈看到了叹了口气:“黄明昊你怎么还要正正哥来照顾你。”

justin咬了一口朱正廷夹给他的黄瓜,“反正都这么熟了。”

“你以后有了女朋友都不知道你怎么照顾人家。”justin的妈妈又说。

朱正廷夹黄瓜的手一顿,筷子绕到了自己的碗里,他盯着黄瓜上的一颗芝麻看,只听到justin轻飘飘地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不是以后的事情。

朱正廷在心里想。他跟justin在校道上不知道被多少人拦住然后对justin表白,论坛上的表白贴,还要那个被他当成秘密的女孩子的表白。

其实他跟justin不是熟悉,是亲近。他跟justin一起生活了太久,久到他知道了justin每一个习惯。

但justin无法避免地长大了,他身上开始有了少年的气息,朱正廷开始不知道justin在想什么,不知道他的小少年的青春期里有没有他的身影。

以前他也跟justin混在一起,但现在justin跟他在一起时候的氛围跟一起完全不一样。

变得黏糊和潮湿。朱正廷开始害羞,开始期待,开始小心翼翼地维持他们越来越近的距离。

亲密距离。



5
我犹豫我要不要告诉你
我心里的秘密 是我好像喜欢了你




6
撞破是一个即将大雨倾盘的傍晚。

那晚朱正廷只隐约记得天黑得很快,快速聚拢的乌云像浓郁的油画一样压着天际的一线日光,压抑又沉郁的水汽在空气里萦绕。

朱正廷看着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老师,粉笔在黑板上划过沉闷的摩擦声。

他拿着手机跟justin聊天,最后一句话还停留在“等一下就要下雨了,你跟我一起回去吧。”,朱正廷对着justin这个龙猫的头像发了会呆,觉得这只龙猫很可爱。

又觉得justin更可爱。

备注栏的正在输入起码持续了三分钟,朱正廷还没打个问号过去,justin就跟他说“你先回去吧。”

没有原因,没有交代。朱正廷的肩膀一下子塌了下来,他不自觉地撅着嘴打字,“你有什么事?”

同桌瞄到他并不专心地在听课,有些好奇地凑了上来,声音压的很低,“你的弟弟,高一三班那个黄明昊,被他们的级花拦着表白了。你知道吗?”

朱正廷不是个八卦的人,甚至关于justin的花边绯闻他连知道的兴趣也没有,他垂下眼睛,忽略心头弥漫起的烦躁:“不知道。”

“噢——”同桌有些丧气,“那你知道他还接受了吗。”

同桌最后一个音节落下,justin最新的消息提示跳了出来,“没什么事。”

日你妈。

朱正廷说不上是生气多一点还是难过多一点,他一下子想到了那天那个刺目晃眼的心形符号和那句被justin当成秘密的“我喜欢你。”

下课了。朱正廷当机立断打给了justin,justin接得挺快,声音混在风声里:“怎么了。”

“你还在学校吗?”朱正廷问,“我没带伞。你来找我嘛。”

justin答应得很干脆:“你在校门口等我。”

朱正廷拿着手机就准备走,他同桌有点迟疑地问:“课室后面你不是有伞吗?”

朱正廷“啧”了一声:“送你了。”



朱正廷觉得自己着实不是一个意气用事的人,过分好的家教带给他的是情绪不外漏的修养。

但他现在心情酸涩得过分,尤其是在他看到justin跟一个女生走过来的时候达到了顶峰。修养变得不堪一击。他觉得自己连扬起笑容的心情都没有。

justin的头发褪色之后剩下了浅浅的银灰色,他穿着白色的overside卫衣,手缩在晃啊晃的袖子里,唯一露出的一小块皮肤是过分精致的锁骨。

他把伞递给朱正廷,朱正廷懒懒散散地接过来,顺手把把自己的手搭在justin的手腕上,然后又懒懒散散地抬眼看了一下那位女生。

没我好看。

朱正廷移开目光。他承认了他不是难过也不是生气,只是嫉妒得不得了,明明是他见证了小少年的成长,明明在不远的几天前他还跟小少年黏黏糊糊地睡在一起,黏黏糊糊地讲话,justin说着要快点长大。

那时他侧着头看justin陷入温柔月光的半边脸颊想着,你要快点长大。

我想快点告诉你。

我喜欢你。


“你们去干嘛?”朱正廷问。他长得偏精致艳丽那一卦,此时又是刻意的面无表情,偏差交织出让人心情愉悦的惊艳来。justin望着他卷翘的睫毛和睫毛下冷淡的眼神,有点好笑。

“噢——你女朋友啊。”朱正廷又像刚知道了什么一样,“我是朱正廷。”

那位女生有些惊讶,“我认识你的师兄。”

朱正廷有些讽刺,“不直接叫哥哥啊?”

justin顿了顿,脸上说不上是什么表情,倒是顺手握住朱正廷的手腕,太细了。

他是不是又瘦了。

justin把人拉到自己跟前,侧着头在他耳边撒娇:“只有我能叫你哥哥呀。”

朱正廷还没反应过来,justin看着他侧颈奶白色的一片因为刺激起了细小的颗粒,“我们没在一起。”

女生显得有些微妙,他看了看justin又看了看朱正廷,“师兄跟我们一起去唱k吧。”

朱正廷忽然觉得耳廓有点烫,justin瞅了一眼朱正廷通红的耳朵,把自己的手指挤进朱正廷的指缝里,觉得有些好玩:“去嘛哥哥。”

朱正廷还没来得及回复,justin按开了伞,黑色的伞的阴影笼罩了下来,justin对朱正廷说:“哥哥还欠我一个秘密。” 



大雨打在伞面,justin的声音混杂在嘈杂的雨声里。

“等一下告诉我好不好——”







7
我心里的秘密 是我会一直深爱着你








8
ktv里五光十色的灯交错闪射,给这群即将成年的小朋友们一种急需的迫切的来证明自己是大人的迷幻感。

朱正廷跟justin坐在一起,他低垂着眼咬着吸管拿着桃子酒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justin就挨在他身旁跟朋友玩真心话大冒险。

朱正廷实在是对这些幼稚得不行的游戏丝毫没有兴趣,更何况这里的人大多都有那么点小心思。对喜欢的人的。

对justin的。

但是justin玩他还是很有兴趣的,他没见过平时justin跟朋友出来玩的样子。记忆里的他乖巧又粘人,带着小猫似的奶气。像是下一秒就会翻过柔软的肚皮在他怀里打滚。

但是此时眼前的justin跟他想象的天差地别。他一般脸沉在阴影里,明暗交错划过精致的下颌线和银灰色的头发,眼睛里像是冰雪融化了六月极光,剩下斑驳无虞的惨淡痕迹。

真心话大冒险还是那套,答不出来就喝酒,朱正廷看着垒成一个小塔的啤酒,嘴里有淡淡的蜜桃味,“你们都这么——”

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

“哥哥觉得很幼稚?”justin贴心地帮他补充完整。

朱正廷心情复杂地点了点头,看着那边热情高涨的justin的朋友们,“你会喝酒吗。”

“不知道。”justin回答,他眸子里的冷淡开始被笑意融化,像是花瓣贴着薄雾脱落,他低头对上朱正廷的吸管喝了一口,蜜桃味过分甜腻了。justin想。

“但应该不怎么样吧,我觉得我要醉啦。”justin说。

“……”拉倒吧。

朱正廷冷着脸红着耳尖想。







但其实justin的酒量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好。玻璃瓶转动八九十都会转到justin,真心话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

“justin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justin觉得学校哪个女生最漂亮?”

“justin你觉得我有可能成为你的女朋友吗?”

朱正廷看着justin眼睛都没怎么抬就喝了几杯冰啤,有点心疼他的胃,在好不容易转到不是他之后拉着justin问:“你傻啊,干嘛不回答。”

“问题好幼稚。”justin回答。

“你这样喝酒更幼稚好吗。”朱正廷说。他看了看justin开始变红的脸,在他眼前晃了晃,“别喝了,你都醉了。”

下一轮开始依旧是转到了justin,但是他这次选择了大冒险。

“先说好,别搞什么和谁表白和亲谁抱谁这种。”justin用手敲了敲桌面,人群爆发出一阵起伏的哀嚎。

最后不知道是谁说:“那就壁咚跟对视十秒吧——一点都不难为你了吧。”

被人推出来的是刚才和justin一起去接朱正廷的那位女生,她显然有些慌乱,具体表现在坐立不安不断去看朱正廷的方向。

justin点了点头,“行。”

justin的发育很好,身姿颀长,像刚抽条的柳芽一样带着独属少年感的青涩和蓬勃。他把女生抵在墙上高了不止一个头,两人的眼神交缠,像空气忽然绵密。人群呼声开始变得轻微。

朱正廷摇了摇空了的酒杯,觉得心情变得很差。

“10、9、8”

甜腻的水蜜桃的味道在嘴里化开淡去。

“7、6、5”

酒的味道触及舌尖勾出苦意。

“4、3、2”

苦得人又酸又涩。

还没等“1”落下朱正廷就起身去了卫生间,仿佛刚才连余光也没有分给看起来般配得不得了的两个人。


朱正廷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在吃醋。他喜欢justin,这很正常。让他不安焦虑的是他用什么身份去吃醋。

哥哥?学长?青梅竹马?

无论是哪一个都像夏日里汽车喧嚣的尾气一样烦躁又无用。

再回到包厢里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除了那个女生几乎是大腿贴大腿地跟justin坐在一起。justin的脸染上熏然的霞红色彩,从五光十色的灯光中挣脱一下子跳到了朱正廷的眼膜上。

朱正廷坐到了他的旁边,不动声色地把justin搂了过来,justin银灰色发丝下的眼神开始散焦。

“喝了几杯?”

justin像是在思考,比了个五字。朱正廷没好气地拍了下他的手,没想到justin的手一转,强硬地把自己的手指挤进朱正廷手指的指缝里。

十指相扣。

朱正廷的心脏漏跳一拍,justin却挨在他的胳膊上仿佛闭了闭眼睛。

“正正哥,还有一局,你替我玩好不好嘛?”

朱正廷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当然还是转到了他,朱正廷没兴趣用冰啤酒虐待自己的胃,干脆利落地选择了大冒险。

来这里玩的大多是justin的同龄人,对这位仿佛高岭之花的师兄都抱着不可亵渎的想法。即使这位师兄跟justin黏黏糊糊的样子——糖粘豆那种黏糊。

所以大冒险的内容也没有太为难他。

个屁。

“向喜欢的人表白或唱一首情歌。”

朱正廷面无表情地读出大冒险,“我唱歌吧。”

justin知道朱正廷唱歌一直很好听,他唱歌的时候会下意识的闭上眼睛,那样他过分长的睫毛就会染上一圈不同颜色的光,那样的光一寸一寸掠过他几近无暇的脸,在背后虚化的光圈衬得他的轮廓宛若天使。

此时他拿着麦唱着邓紫棋的《我的秘密》,他的鼻音又轻又温柔,看歌词的间隙会不自觉地望向justin的方向。

然后四周万籁俱寂,星星落在他脚边,柔软的星光像水一样温柔地染上他的指尖,手臂,锁骨,最后是嘴边像亲吻白玫瑰花瓣一样的笑容。

“我心里的秘密,是我会一直深爱着你。”最后一个尾音落下,justin的小玫瑰又变得冷冷淡淡的模样放下了麦。


装喝醉了的justin看了一圈红了脸的女生,心里想着走出这个门会有多少女生拦着他表白。

朱正还没坐下justin就懒洋洋地站了起来搂住他的腰,把下巴抵在他的肩上,“哥哥我喝醉了。”

“那我们先走了。”



夜晚向来是个倾诉心事的好时机,尤其是今晚的夜色这样美,月光摆脱云霭笼罩夜幕。

不大不小的风吹着朱正廷的头发,他不想等了,每个少年渴望长大的过程里总有个坎,他的坎叫justin,他希望justin的坎是自己的喜欢。

那样纯粹的,赤裸的,掩饰不住的喜欢。

他要他的小少年自己迈过去这个坎,无论对面是彼岸抑或是星光。

“喂,justin,你不是要听我的秘密吗?”

justin的脸依然很红,他嗯了一声,脸上却是认真得不得了的模样。

“刚才我选了大冒险,内容是对喜欢的人表白和唱一首歌。我的秘密是——其实我选的不是唱歌,是对喜欢的人表白。”

“对你表白。”

朱正廷闭上眼睛,他觉得成长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直至今日他还不能完全地跨过成长的这个坎,他好喜欢justin,星光可以证明。

但justin实在是个过分聪明的人,他迈过这个坎只用了一分钟。



用三十秒害羞,用三十秒吻你,剩余余生都和你在一起。

星光可以证明。




—————————————
好困呀,大家晚安~

评论

热度(469)

  1. 盐w凹正美眉 转载了此文字
  2. 智孝nuna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3. 柒柒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4. 夏日冰草莓贩售商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5. 十四行诗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6. 规律慢慢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7. 醉卧沙场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8. 昭昭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9. 正正的小甜甜呀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10. walk alone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11. 知羽岚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12. JoKe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13. 阿三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14. 沈复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15. 余处-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
  16. 南瓜老鸭汤echoiiii 转载了此文字